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五百零七章 访客

第五百零七章 访客

推荐阅读: 末世裁决者权欲场天命福女大事纪深情男配宠猫日常[快穿]野棠如炽温柔十里冬一见你就笑明镜台[gl]异能犯罪调查局名媛攻略

    进军龙城的计划,很快就得到通过,但在遴选人手时,却是有些麻烦。

  毕竟,此番前往龙城,风险性极大,稍有不慎的话,就可能交代在那儿,尸骨无存,而且死得悄无声息,根本就无人知晓。

  所以说,我并不打算让诡事局倾巢出动。说到底,那些肯加入诡事局助我一臂之力的人,已经是相当仗义了,我不能得寸进尺地总让他们拿命去涉险。

  何况,我之所以去龙城,为的是拯救我兄弟的性命,跟其他人没啥关系,如果我执意让他们陪我去冒险,那就是公器私用,将他们视为我的牛马奴隶,那可不是诡事局之主该做的。

  但木毅他们却是振振有词地道:“你是诡事局之主,身份早已今非昔比,如果你完蛋了的话,好不容易有起色的诡事局,必将随之陨落,宣告完蛋。现在的上云市乃是多事之秋,除了你,没人能保住诡事局。我们就算是为了诡事局的未来,也得去龙城保你安然无恙。”

  对此,李吉嗤之以鼻:“你们的马屁拍得也忒清新脱俗了吧?”

  木毅老脸一红,狠狠瞪他一眼,随后讪讪地叹了口气:“倒也不是我拍马屁,那些话,的确出自我的真心啊。说句实话,想当初我们这批人在李天华执掌的风水局中效力时,处处碰壁,本该每月发放的驱魔补助,也是年年拖欠,甚至动不动就蒸发了,被李天华挪去耗费在女人肚皮上。我们也是没辙,只能自力更生,很多人都必须兼职风水先生骗点糊口的生活费。那种日子,跟现在比,简直是一个地狱一个天堂啊。现在我们在诡事局的日子,简直舒爽得很,每人都赚得瓶满钵满,而且能够名正言顺地斩妖除魔,更是得到了阴阳道的普遍尊重。我们诡事局,被誉为上云市唯一在履行守夜人义务的势力,捍卫着此地的太平,是上云市的守护者。”

  “我们心里都懂,一旦您没了,诡事局必然烟消云散,我们这批人也就只能重新过以往那种日子。”木毅喟叹,“我们这批人,都是大老粗,一辈子都浸淫在驱魔上,都不太懂如何去经营一个势力,也没兴趣去勾心斗角,只想过点安生日子,所以我们都只能靠您了。您去龙城,此行极其凶险,我们理当派人跟着您才是。我们诡事局中好手众多,派的上用场的人很多,由我们辅佐你,一定能够事半功倍。”

  李半仙微微颔首:“这话倒是没毛病。你身为诡事局之主,享受一点点福利也是理所应当的嘛。再说了,你可以支付酬金,雇佣他们。这样做,既符合规矩,又能解决麻烦。”

  “那倒也是。”我拧紧双眉,干脆让木毅再加上三个身手十分厉害的人同行。

  他们全都是极有本事的人,擅长一些独门诡术,有他们襄助的话,我从幽冥路归来的几率将大幅度提高。

  我们很快就收拾行李,准备出发。

  与此同时,一个我意料外的人竟然登门造访了。

  那是次日,黎明曙光微露的时候。

  我神清气爽地推开诡事局大门,站在门口伸个懒腰,然后就瞧见一辆车壳上坑坑洼洼的旧车,停靠在我们门口的马路上,而那辆车,我似乎有些眼熟。

  很快,李吉也是打着哈欠出门,口中嚼着小笼包子,揉着惺忪睡眼往街上瞧。

  一看到那辆旧车,他登时傻眼怔住:“那是天哥……李天华那个狗日杂碎的车!”

  我不禁一愣神,摸摸鼻子:“李天华?他大清早的来找我们干嘛?”我说为啥觉得眼熟,果然是李天华的车牌号,只是车上有很多利爪撕咬和敲打的痕迹,一看便知是被僵尸给蹂躏后的后遗症。

  “不是说李天华那兔崽子的幡祭破碎,至今都在昏迷中吗?”李吉撇撇嘴,“一定是他的某个手下找上门来,想求咱们哥俩出手救他。嘿嘿,他们那纯粹是痴心妄想,我可不乐意出手。”

  他露出幸灾乐祸的神色,显然巴不得李天华去死。

  我淡淡笑笑,倒是懒得在乎李天华的事情,因为他跟我们,已经不是一个层面的人了。

  风水局的状况,可以说是异常的凄惨,通过李吉和李半仙的渠道我得知:

  风水局内部正吵得沸反盈天,派系斗争日益白热化,而且,真正的精锐都已经葬身小王庄,可他们的抚恤金却迟迟未曾发放,接着风水局的假账就被曝光了出来,风水局之主李天华挪用了一笔巨款。导致风水局账户中没钱了,而且那些出卖风水局利益赚来的灵鬼,全都被消耗一空,仓库中根本就没有。

  没有前往小王庄的风水局人士,现在正纷纷示威和批判李天华,疯狂弹劾,也顾不得来自赶尸派的庇佑,直接要将他从宝座上踢下来。

  或许,现在对于李天华而言,昏迷反倒是一件好事,成功帮他避免了很多的麻烦。

  醒来的话,李天华多半会被气得呕血三升。

  “走,老大,我们去瞧瞧。”李吉趾高气扬地走到那辆破车前,一脚揣在轮胎上,伸手叩了叩车窗。

  很快,车窗就摇了下来,出现了一张令我们格外震惊的脸。

  “李天华!!!”李吉的嗓音顿时拔高了几个调子,呆若木鸡地倒退三步,“你不是仍然在昏迷中吗?为何还能够活蹦乱跳地上街?”

  我也是拧紧双眉,疑惑地看向眼前的家伙。

  果然是李天华无疑!

  看来,所谓的断臂和昏迷,全都是幌子。

  因为在我面前的李天华,双臂完好无损,脸色尽管煞白,但却仍旧很有精神的样子。

  “别来无恙啊,金文,李吉。”李天华脸色复杂地看向我们,同时警惕地四下观望,确认没人注意到他的到来。

  我懂了他的心态,不禁出言讥讽:“啧啧,我们的风水局之主,现在出门都怕被人给认出来吗?你是怕被风水局的那批人揪住,然后直接要求你主动退位吧?你不是有阴兵令牌吗?干嘛畏惧那些垃圾?”

  李吉阴阳怪气地说:“依我看,十有八九是阴兵令牌在小王庄一役中折损了吧?在那场大战中,损失如此惨重,我们的天哥也不可能将阴兵留着过年吧?他如果不全力以赴的话,于骏捷第一个饶不了他。”

  李天华的脸色阴鸷起来,但最终,他还是没有反驳,只是喟然长叹:“你们猜得没错。我的阴兵令牌,基本上已经报废了。里面的阴兵,七七八八都已战死,剩余的也就是一群老弱病残,想恢复的话,不知道猴年马月。上一回我修缮阴兵令牌时,用的是赶尸派提供的灵鬼。可现在,我想于骏捷也没有多余的灵鬼可以提供给我了,而且……”

  李天华露出一抹复杂神色:“我在小王庄之战中表现得太蹩脚,让于骏捷对我很是恼怒,他觉得自己的投资全部打水漂了,他认为我的阴兵令牌太弱了,根本就不值得继续投资。”

  李吉嗤笑,幸灾乐祸道:“你成天沉溺在女人的肚皮和酒精中,多少年没有用阴兵令牌战斗过了?表现得蹩脚,那也是清理中的,属于自作孽。”

  李天华的脸色阴翳了三分。

  我则不耐烦地蹙眉问他:“阁下的性子,我们都心知肚明。无事不登三宝殿,你既然偷偷摸摸地来找我,想必是有事吧?有事说事便是,没必要再谈论那些无关紧要的了,我很忙的。”

  李吉噙着一抹怪笑,站在我身旁,点点脑袋:“没错,我们老大可跟你不一样,他平常诸事缠身,都得亲力亲为,可不是你这种甩手掌柜能够比的。”

  “李吉!”我训斥一声。尽管我也对李天华心怀怨怼,巴不得他倒霉,但一味的诅咒和嘲笑,反倒会显得我们太小人得志。

  何况,如今的李天华,已经丧失了让我们跟他斤斤计较的资格。

  就像是一条疯狗咬了人,人却不可能咬回去一样,因为对方不配。

  李天华咬紧铁青色的嘴唇,脑门上青筋暴起,但最终还是没有出言反驳,所以我立刻就看出来了:这小子有求于我!否则的话,以他平素飞扬跋扈的性子,哪里肯如此低三下四地接受李吉的羞辱?李吉以前只是个被他呼来喝去的无名小卒,被他当成猪狗一样使唤,依照李天华的高傲性子,他哪里能忍得住?

  我噙着一抹淡淡冷笑,神色如常,只是摊手:“李天华,你有话不妨直说。丑话说在前头,凭我们以往的恩怨情仇,无论你找我做任何事情,都必须得给予翻倍的报酬,然后我才会考虑。”

  我一上来就敲竹杠,但李天华却并未暴怒,反倒是嘘了口气:“你肯接受就好,我给你的酬金,一定包你满意!”

  “哦?何事?说来听听。”我心里纳闷,李天华为何偏偏找上我呢?在上云市大大小小的众多势力中,我和他关系算是最差的一批吧,他明知道找我肯定得挨宰,却还是来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