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五百一十八章 识骨

第五百一十八章 识骨

推荐阅读: 小月光我的仇人画风不对神秘军少,撩上瘾!唐悠悠季枭寒[穿书]男主总想毁灭大陆她娇软又可口慕少的秘宠甜妻我只喜欢你宁法花园人屠归来

    “你的意思是……”我略一沉吟,瞟向李吉。

  他嘿嘿笑道,搓了搓手:“我们来一趟幽冥路,也不容易,再说昨儿我也去鬼市溜达了一圈,深知现在幽冥路魔怪出品的材料全都是天价!既然那群蛛魔幼崽没有长辈保护,那不就相当于一排atm取款机吗?它们正等着咱们去收割呢!”

  李吉望向那些蛛魔,后者全都瑟瑟发抖,互相偎依,显得极其可怜。

  徐喵喵母性泛滥,露出不忍的神色。

  我断然地摇一摇脑袋:“不可。”

  “老大,您可不能存有妇人之仁啊!”李吉大为焦虑,赶紧道,“那群蛛魔崽子瞧着可怜兮兮的,但他们可都是魔怪后裔!将来它们成长起来后,全都是噬人的怪物!而且,你们也都亲眼瞧见了地上何义的尸体,你们看那些伤口,被啃得稀巴烂的样子。”

  他指着尸体上的咬痕,冷笑连连:“瞧吧,这些口器,可全部都是很小的咬痕。也就是说,我们的人族同胞就是它们的腹中餐!”

  我淡淡笑笑:“对于魔怪,我不可能有任何慈悲之心,何况那些口器咬痕,我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了,所以我并不觉得这些蛛魔很可爱,只是觉得毛骨悚然。之所以拒绝,纯粹是因为它们身上的材料并不值钱罢了。来龙城之前,你就没有做一些准备工作吗?蛛魔这种生物最值钱的材料,是它们的毒腺。很遗憾,只有成年蛛魔才会发育毒腺,幼体是没有这玩意的。就像是你小时候,丁丁上并不长毛一样。”

  李吉被我调侃得一阵脸红,尴尬地翻翻白眼:“老大,您的比喻真是一绝。”

  “行啦,赶紧去追踪何天豹吧。”我耸耸肩膀,“既然招魂无效,那就得追踪血迹,幸亏我们有妖猫小姐,她的鼻子很厉害。我们这一趟最大的收获,可并不是那些蛛魔。”

  “那是什么?”李吉愕然,众人也都好奇地看向我。

  我叹了口气,指着四周遍地的骸骨,又将何义的钱包撕开,把所有证件给大家瞧:“看吧,满地都是人类的尸首,到处都是它们的遗物,所以我们稍微清理下现场,肯定能够缴获到一批好东西。尤其是这种玩意!”

  我掏出几张银行卡,在众人眼前晃了晃。

  “我靠,瑞士银行的不记名金卡。”孙一帆懂得其中的猫腻,想必是经常去卧底,所以杂七杂八的知识都了解一些,他吞了口口水,说道,“只需知晓密码,就能够去提款。何义给何天豹效力多年,他的私人储蓄,肯定有个成百上千万吧?”

  李吉撇嘴:“不知道密码都是白搭。何义不蠢,他设置的密码肯定非常复杂。”

  “是啊,为了避免遗忘,所以他将密码写在了自己的小本本上。”我笑了笑,又展示出钱包内页的一个本子,里面有几个乱码,我想十有八九就是密码无疑。

  “这……”李吉登时懊恼不已,目瞪口呆,“这家伙是个傻子吧?他就不怕自己的钱包被偷了之后,小偷从小本子上知晓密码,然后把他所有的钱都拿光吗?”

  “他活着的时候,根本就不会担心这个。”李半仙冷冷一哼,伸手将钱包从我手中接过,然后将小本本翻开,指着扉页上的一个血手印,淡漠道,“有这玩意在,哪有小偷能从何义手中偷走这个钱包?所以他自然是高枕无忧。”

  我凝视那个血手印,顿时感觉到一阵眩晕袭来,就像是一只血瞳在黑暗中深深凝视我。

  我霎时毛骨悚然,也即刻就意识到它的特殊,脱口而出:“这是守财奴的徽记!”

  “正是。”李天华撇嘴,“那只守财奴,一定是寄生在何义的心脏中,凡是它留下血手印的东西,哪怕远隔重阳,天涯海角,守财奴也能够清晰感觉到,比全球gprs定位都厉害得多。所以无论如何,何义都能找回他的钱包,然后将小偷碎尸万段。谁倘若敢偷窃他的东西,那就是倒了大霉,等同自杀。”

  “何天豹的一个手下,竟然都能有守财奴这种有钱人梦寐以求的极品宠物。”我不禁一叹,“跟何天霸何天豹那些人比,我们诡事局真的是穷得叮当响啊。”

  “等到这一趟我们从幽冥路回去,就不比他们差太多了。”李吉美滋滋地扒开一滩垃圾,居然从中找到一个行囊,打开后,赫然是一个雕刻着无数符篆的瓦罐。

  “运道不错啊。”李半仙颔首,帮他鉴定了出来,“这是个极品储鬼罐,尽管里面的灵鬼估计早就被蛛魔给当做美餐吃掉了,但它起码可以装10只鬼魂。”

  “装10只鬼?”李吉狐疑地反问,“那样的话,鬼不会在储鬼罐中互相厮杀和吞噬吗?”

  李半仙淡淡一笑:“你没看到那些符篆吗?那是一整套符文,叫做镇魂曲,所有被囚禁在储鬼罐中的鬼魂,都会被镇住,四肢酸麻,没法子动弹,嘴巴都张不开,更别提斗殴和吞噬了。带回去吧,这玩意也是价格昂贵得很,不逊色一件普通法器。”

  李吉登时口水直流,眉开眼笑。

  我耸耸肩膀,示意他收敛着点:“放心,接下来在幽冥路中,我们如果能一直不死的话,这种捡漏的机缘多得是。而且,我们最好能够一直尾行着何天豹他们的行踪,相信他们会替我们料理掉无数怪物,而我们只管去摸尸体便是。”

  众人一通搜刮之后,果然搞到一大批的遗物。

  其中一个随行的高手直接找到一件破碎的法器,尽管已经丧失了能力,但回去稍微修理一下就能恢复九成功效,可以说是大赚特赚,让其他人都眼红不已,同时都对接下来的行动充满殷切希望。

  见他们都变得斗志昂扬,我的心情也愉悦许多,同时慎重了不少。

  在幽冥路中,危机和缘法总是如影随形的,而且,据说人一辈子的幸运和倒霉也是平衡的,既然我们平白无故地收获到了不少好处,那就意味着将来我们八成会同样倒霉。

  将蛛魔巢穴中的东西打扫干净后,我们都爱上了捡垃圾这个活儿,离开的时候都有些恋恋不舍。

  “那些蛛魔幼崽,能活下去吗?”临走时,徐喵喵忽然问。

  李吉摊摊手:“关我们屁事?那些魔怪都死掉也是活该。”

  我淡淡一笑,说道:“我想,应该是可以的吧。蛛魔巢穴中的尸体不少,而且……身为魔怪,在食物不充足的时候,他们还有一种优质食物呢。”

  “啊?”徐喵喵一怔。

  “那就是它们的兄弟姐妹。”我唇角微翘,“在活不下去的情况下,我们人类都可以卖妻鬻子,将亲生孩子变成锅里的一堆烂肉,何况是毫无羞耻心和道德感的魔怪呢?我记得大雪封山时,狼活不下去了,就会把老迈的狼吃掉来解决食物危机对吧?黑鱼在孕育后裔时,倘若缺乏食物,它们干脆就将孩子们一口吃光,优先让自己活下去。这都是很寻常的事情,不是吗?”

  徐喵喵喟叹:“你说的没错,但都是为了生存,也谈不上冷血和凶残。”

  “你说的也是,但那都跟咱们不相干了,幽冥路中自然有自己的一套生存法则,而我们就只管寻找血魔之心便是。”我奉劝她少管闲事,收敛一下泛滥的母性,然后我们便加紧上路了。

  事不宜迟,耽搁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可能导致金虎撑不到我们归来。

  而且,何天豹的左膀右臂都牺牲了,可见他们的处境并不太好,说不准我们找到他时,就只能收获到一滩骸骨,所以我们也得加紧才行。

  徐喵喵抽动着精致的鼻子,很快就指着一个方向:“那里的人血味最浓,但已经有些陈旧和干涸了,我想,多半是何天豹他们经历过恶斗的地方。”

  “走!”我二话不说,迈腿便走。

  我们全都罩着灰袍,在灰蒙蒙的幽冥路中十分低调,很是有利于隐藏行踪。这一招也是蔡叔传授给我们的,都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他的这一指点听着平淡无奇,其效果却并不逊色神器铺子赞助的那一件五行迷踪帐篷,因为幽冥路中的环境就是灰蒙蒙的,我们就像是在丛林中穿着迷彩服的特种兵。

  一路行走。

  出乎我意料的是,竟然没有一只魔怪出现,这片地方简直就像是诡事局的后花园一样静谧祥和。

  “真是……蹊跷啊。”李半仙双眉紧锁,无比的忧心,“我真怕这是暴风骤雨前的宁静啊。万一待会冲出来厉害的魔怪,我们怕是招架不住。”

  我点点脑袋:“我们的人都是初来乍到,尚未适应幽冥路的环境,也没有跟那些怪物交手的经验。最好是能够跟一些比较弱的低等魔怪练练手,倘若一上来就碰到凶悍的终极魔怪,怕是只能交待在这儿。”

  然而,事与愿违。

  我们所期待的一场战斗却完全没有出现,一直到我们抵达了徐喵喵所说的激战现场。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