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梦文学 > 游戏竞技 > 男人禁地2 > 第五百二十九章 红粉骷髅

第五百二十九章 红粉骷髅

推荐阅读: 小月光我的仇人画风不对神秘军少,撩上瘾!唐悠悠季枭寒[穿书]男主总想毁灭大陆她娇软又可口慕少的秘宠甜妻我只喜欢你宁法花园人屠归来

    “哦?”我怔了怔,没想到他们的剧毒竟然特意针对第六感,这可真是有点稀奇呐。

    “毒药竟然能规避第六感?”徐喵喵忍不住勃然色变,一脸的惊讶,甚至是有一丝丝的恐慌。

    这种态度也很寻常,因为在她眼中,第六感几乎是无所不能的救命神技。

    全靠着第六感,我们才能察觉到噬脑魔的伪装,看穿他们的阴谋。

    而且,幸亏我们的小队中有两个都入门了第六感的人。

    若非徐喵喵的超凡第六感察觉到了近在咫尺的危险,恐怕我依旧是将信将疑,并不能十分确定何天豹是假的,而如果当时稍有不慎,吃下噬脑魔们拌着毒药的肉骨头的话,我们就全都栽了。

    第六感如此有效,可以说是识破噬脑魔们天衣无缝的骗局的首席功臣,侏儒噬脑魔竟然说能够蒙蔽它,这可真是古怪,也令我严肃起来。

    “说说这种毒药。”我略微斟酌后,提出一个条件,“将它的配方给我,再给我10份的量,然后回答我一些问题,我就释放你,然后你们噬脑魔统统给我滚蛋,从此井水不犯河水,如何?”

    “当着?!”侏儒噬脑魔狂喜地问。

    “不可!”木毅本能地脱口而出。

    他俩对视,眼神中隐隐有电火花碰撞而出,敌对情绪异常激烈。

    “你又不是主事人,竟敢对上位者指手画脚?”侏儒噬脑魔立刻就挑拨离间,冷笑着反问,“你敢替你的主人做决定?”

    木毅登时噎住,意识到了他僭越了本分,赶紧对我鞠躬道歉,同时正色道:“老板,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啊!这家伙在这种关头,仍然不忘挑拨咱们的关系,可见何其狡诈!而且,它嚼食了我们不少同胞的脑浆,跟咱们可谓是天敌,对这种货色,我们根本没必要讲任何诚信,直接将他杀死便是!而且,在幽冥路中,天道是无效的,所以相面术彻底无用。既然如此,我们又何必在意誓言呢?我相信,这只噬脑魔也是完全不在意诺言的杂碎,赌咒发誓对它而言就是家常便饭,而违背诺言,肯定也是稀松平常的。”

    说罢,木毅直接瞪着对方:“你说!是不是?”

    侏儒噬脑魔哑口无言,而它的犹豫,完全就是默认。

    “这就是我们跟这种毫无诚信的杂碎的区别。”我淡淡笑笑,授意木毅平缓情绪,稍安勿躁,“我知道你嫉恶如仇,恨不得将天底下的所有怪物斩杀殆尽,这跟你生平的遭遇有关,我知道你家人都葬身在那些邪恶生物的爪牙下,给你带来了这种狂怒。但是,这些噬脑魔是幽冥路中的土著,跟我们的人间实际上没啥大的交集。而且,它们如此孱弱,将来穿梭到人间的话,立马就会被碎尸万段,根本不足为虑。”

    “再说了,幽冥路中的怪物千千万万,我们不可能一一斩尽杀绝的。而且,我早就许诺了它,只要它配合我们,讲述出我需要的情报,那我就会饶恕它不死。”我坦然道,“我金文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这并不是迂腐,而是恪守本心,哪怕是对魔怪,我也会履行诺言。当然,倘若它是罪大恶极的怪物,我就算违背人生信条,也会立刻将他击毙。但这只侏儒噬脑魔平生做过的罪孽,无非就是吸食一些我们人类尸体的脑浆罢了,我觉得这跟我们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可它也曾经猎杀人类!它亲口承认过。”木毅咬牙切齿道。

    我叹了口气:“是啊。但噬脑魔本就是要吞噬我们的脑浆来生存的,就像是我们得吃肉,所以会杀猪宰牛吃羊一样。从人类的角度,我们的确该歼灭掉噬脑魔这个族群,但我不是啥正义凛然的英雄,也没有余力去做那些事情。现在我们的当务之急,是让噬脑魔先生配合,告诉我们尽可能多的情报,找到何天豹,找到血魔之心,除此外,我对别的事情都不感兴趣。一旦我们翻脸,对这只噬脑魔动手的话,我们又得跟这个噬脑魔部落恶斗一番,浪费体能,耽搁时间,我已经累了,没兴趣再耽搁。”

    木毅默然,许久才点点脑袋:“老板您说得对。我们该集中精力做更重要的事情。”

    侏儒噬脑魔登时目露精光,意识到它真的得救了,登时手舞足蹈地对我一鞠躬:“谢谢您,慷慨的人族先生,您恪守诺言的信誉,我铭记在心。关于我们配置的那种毒药,我们都叫它是——红粉骷髅。”

    “它为何能让第六感察觉不到呢?”徐喵喵立马追问。

    “原因很简单。”噬脑魔耸耸肩膀,“因为它是一种治愈人类疾病的灵丹妙药啊,是你们梦寐以求的万能药,更是秒杀你们的人参、阿胶、维生素等所有东西方古代和现代的保健品的存在。它是超级大补药!”

    徐喵喵登时怔住,喃喃地道:“是啊……补药的话,第六感根本就不可能预警,因为它对我们有好处,有利无弊。”

    “既是补药,为何你说是剧毒?”我蹙眉问。

    “因为红粉骷髅这种补药的效果,是能够滋阴壮阳,令男人重振雄风,令女人恢复青春,它几乎就类似于一种传说中的修真丹药——驻颜丹。但遗憾的是,它的效果太强烈,里面蕴含的灵力太多,所以人类一时半会儿接受不了,会陷入短暂的瘫痪状态。就像是蟒蛇在吞噬一头鹿后,会迟钝得无法动弹,这时候很容易被人杀死一样。”侏儒噬脑魔解释。

    “我靠……春药啊?!”李吉的目光滴溜溜地转,“这种效果,不就是跟‘如来大佛棍’、‘观音也疯狂’和‘我爱一条柴’一样吗?催情效果显著。”

    徐喵喵俏脸微红:“哼,你们男人就爱在这种垃圾东西上下功夫。”

    我无辜地耸耸肩膀:“现场的众多男人中,就只有李吉对这种药十分饥渴,我们都没啥情绪变化啊。所以,猫妖小姐的这个‘你们’中的‘们’字,纯属多余啊。”

    “嘁,李吉是真小人,你们是伪君子。”徐喵喵冷哼,“我的超凡第六感早就察觉到你们所有男人中,只有李半仙前辈的心跳一如既往,而其他人的心率都加快了30%到50%,呼吸急促了很多。”

    我登时无比尴尬,一旁的木毅、戴恩和孙一帆,以及其余的诡事局高手们,也都纷纷狂摸鼻子,不知道说啥好。

    碰到一个太聪慧的女人,有时候也难免会让气氛变得无比僵硬。

    “哈哈,你们以后就没脸嘲笑我了。”李吉冲我们挤眉弄眼。

    “行了。”我黑着脸,示意噬脑魔交给我10份红粉骷髅。

    它立刻拍拍手,很快,就有一名幼年噬脑魔提着一个罐子来到五行迷踪帐篷中,里面便是13包用荷叶裹住的药粉。

    侏儒噬脑魔肉疼地将其中10包交给我,叹了口气:“这是我们耗费五年收集的量。交给你们之后,我们接下来又只能勒紧裤腰带过日子了。没有红粉骷髅药粉,我们根本就不可能制住强大的人类驱魔人,接下来,怕是只能到处捡尸体,看看能否撞大运收集到尚未腐烂的脑浆。”

    “哼,少在我们人类面前提这些破事。”木毅不爽地冷笑。

    噬脑魔立刻缩了缩脖子,不敢犟嘴,唯恐木毅突然翻脸对他下狠手。

    我珍重地将它们收好,这种药物的性质,意味着它将是阴人的神品毒药,说不准啥时候就能派的上用场,所以必须妥善保存。

    “关于血魔之心,你有情报给我们吗?”我问。

    噬脑魔的眼球滴溜溜地转,恍然醒悟:“原来,你们来幽冥路的主要目的是血魔之心啊。让我猜猜,阁下的亲人中了邪咒?”

    “是孽种附身。”我叹了口气,并不向他隐瞒,反正将来我们分道扬镳后,人生将再无交集,大家都是陌生人。

    “哦,难怪阁下对血魔之心如此急切。”噬脑魔露出肃然起敬的神色,“您能够为了别人闯入幽冥路这种鬼地方,真是个可敬的人。哪怕身为噬脑魔,我也佩服您的高风亮节和兄弟情义。血魔之心,我是没啥情报的,但是在南面的那座黑水谭往西30公里处,有一个血魔部落,是去年游荡到那里定居的。现在应该尚未迁移走,而且那是个大型部落。”

    我登时露出狂喜的神色,这条情报正是我所急需的。

    “我必须得郑重提醒你。”噬脑魔淡淡道,“那是个数量在两千左右的大型血魔部落,其中的一些长老,实力恐怕不比这个猫妖逊色。你们去找他们的茬,基本上是自杀。而我之所以如此友善地免费告诉你们情报,除了畏惧你们对我翻脸的缘故之外,99%的原因,是我希望你们能战死在那里,我好去捡尸体,带回来储存脑浆。”

    “你这家伙倒是实诚。”李吉没好气地翻翻白眼。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